本站内容来自网络、遵守国家法律!如违规请联系客服QQ:27997933处理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狂想曲

冤狱少年获赔46万,失去的青春46万就能抵偿吗?

来源:未知 作者:狂想曲3号编辑 发布时间:2015-08-04 10:27:00
摘要:去年7月14日无罪归来后的这一年里,欧阳佳说自己不知道该干吗。最终他拾起老本行,做起了师公,往返于村庄的各个追悼
  去年7月14日“无罪归来”后的这一年里,欧阳佳说自己“不知道该干吗”。最终他拾起老本行,做起了师公,往返于村庄的各个追悼场。对于未来,他说的最多的一个词是“迷茫”。
 
  红网娄底7月6日讯(潇湘晨报记者 谭君)6月29日下午,太阳正毒,欧阳佳正在帮亲戚建房子。手机响后,他扔下铲子,手指滑到接听键。从看守所出来后,他买了这台智能手机。“喂”,他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的喜感,与公众心中冤案主角的形象颇有不同。
冤狱少年获赔46万,失去的青春46万就能抵偿吗?
 
  表面上满不在乎的他其实挺谨慎。在同意接受记者采访之前,他先跟一年前出狱时拍过他的摄影记者联系,以确认记者的身份。他的皮肤晒黑了,双臂接近铜色。为了见记者,他特意换了条长裤。等到和记者熟悉了,他又换回常穿的绿色沙滩裤,还不时把T恤卷起来。一年前刚出来时,他皮肤白皙,因为“看守所晒不到什么太阳”,他急切地希望晒黑。现在他晒得太黑了,逢人就伸出双手,“看我这几天晒得。”
 
  从看守所出来后,欧阳佳又做起了老本行—当师公、做道场。这是道士的一种,负责给亡灵超度。但这个活最没个准,有时连续忙个把月,有时接连闲好几天。
 
  忙的时候,整个月都在做法事。早上骑着摩托车从家出发,赶到追悼现场开始做法事。有时晚上做“开路”法事,要搞到凌晨一两点。不管多晚,他都要骑着摩托车回家。村庄的路比以前好走多了,但人气没以前旺了。很多村民都外出打工了,而他还守在这个寂寥地方,操持着这么一份古老的职业。
 
  闲的时候,莫名的焦虑就此袭来。
 
  从看守所出来这一年,他用“迷茫、不知道该干吗”来形容自己。父母和哥哥都在长沙打工,他就住在师兄朱国兵家。师兄老婆给他做饭、帮他洗衣服,衣服洗好了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头。他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娶到这么一个贤惠的老婆。
 
  没事的时候,他就练习吹、打、写。这是做师公的三项基本功。
 
  唢呐的声音响亮、尖锐,他只在早上练习。他有一本破烂缺损的手抄曲谱集,写有哀哀调、起板子、南正宫等曲调。这还是师傅传给大师兄,之后传给二师兄,最后传到他手里的。谱集实在太破烂了,随便翻一页,就看到细小的虫子在上面爬。
 
  卧室里有一个搁在凳子上的木头桩子和两根筷子长的竹竿,方便他随时练习打鼓。楼下堂屋神龛下有一张八仙桌,他每天都在这练一会毛笔字。做道场时,师公需要写一些对联横幅贴到架台上,这是门面,字自然不能太难看。
 
  不过这些练习,仅止于他并非严格约束的自我修行。他认为这些学起来“是没止境的”,但他不知道,除了用在做道场上外,还能用来干吗。
 
  人物档案
 
  欧阳佳,1990年生,娄底涟源人。
 
  2009年7月3日娄底发生了一起抢劫案,同案犯指控主犯为欧阳望。公安在去缉拿欧阳望时,发现他不在家,遂缉拿了他的弟弟欧阳佳到案。尽管邻居和亲属都提供了欧阳佳无作案时间的证明,但面对受害者和其他同案犯的“一口咬定”,欧阳佳被起诉,并两次被娄星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、8年。
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 国际资讯 网络热点 军事资讯 娱乐八卦 奇闻趣事 智能手机 精彩图片 体育资讯 狂想曲歌谱网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| | 浙ICP备14025309号-1